艺术资讯

全部

评论

动态

观点

视频

【观点】【对话大家】史国良:一部《大昭寺》将会是我的舍利子

作者:刘倩  发布时间: 2016-08-02 20:02:56


史国良


  “我想,将来我可能会留下一部作品,就是《大昭寺》,浓缩了我的全部创作才能,可以说是我的舍利子。”——这是艺术家史国良对自己的要求,是他三十年来对人物画创作的理想。


  史国良的工作室位于北京北郊,一处村落的旁边,算得上是繁杂的环境里的安静之处。除了艺术家、僧人,史国良的身份更像是一个公众人物。史国良说他想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想让人打扰,希望自己有一点儿自由,所以住的远一点,“可实际上却是老不安静”。


  谈及艺术,史国良对现实有很多批判,他强调艺术应该关注人文主义,关注人性,看不惯诸多人对于艺术的歪曲和误解,所以总是容易得罪人。他总想让自己说话小心,却每每话题聊到深处,又充满了面对现实的尖锐。史国良是近现代艺术大家黄胄、周思聪的弟子,虽然已经走出寺庙,却依然是佛教的虔诚信徒,聊起绘画和艺术,他的话题总是围绕着宗教和信仰,他觉得自己的身上肩负着艺术的责任,三十年来一直在坚持着写实人物画的创作,成为这一领域无法绕过的艺术家。



史国良 《八个壮劳力》 1980年


  人物画的三条线索


  雅昌艺术网:史国良老师您好,2016年对于人物画来说有点儿特殊,各种关于历史纪念的展览频繁推出,而从中能够看到中国写实人物画在新中国美术史中的特殊地位,所以想请您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来谈一下中国写实人物画所经历的历程。


  史国良:中国写实人物画的诞生至今不到一百年的历史,从最开始就遭到了不断的争议,有人说它把中国画给毁了,有人也说它让中国画走偏了,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种声音。在写实人物画诞生之前,中国有的只是中国传统人物画,所以当写实人物画产生之后,传统人物画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而在80年代之后,又出现了85新潮,出现了当代人物画,在目前也影响比较大,尤其是院校学生受到年轻教师的影响,如今已经形成规模。


  在我看来,目前中国人物画主要包括这三个板块,第一就是传统人物画,像齐白石的人物画;第二就是徐悲鸿、蒋兆和为代表的“徐蒋体系”;第三板块则是当代人物画,可以追溯到林风眠。当年林风眠与徐悲鸿同时代出去留学,因为选择的方向不同,所以吸收的点也不同,嫁接的点也不同。徐悲鸿选择的是中国传统笔墨和西方技法的结合,周思聪、卢沉、方增先、刘文西、黄胄都是徐悲鸿这一板块;林风眠选择的是中国的工具和西方的形式、色彩、观念结合,我们当下所看到的赵无极、吴冠中、黄永玉都属于这一板块。


  但是目前我们人物画生态混乱,三个板块之间相互否定,以我为主,否定他人,不承认别人的存在价值;实际上我们应该把当下的板块分清,承认别人的存在价值,相互吸收,因为每个板块都有各自的审美标准和技术要求。比如我画写实人物画,非要让我用传统的技术要求来画写实绘画就乱了,传统适合的是传统水墨,不适合写实,写实绘画需要转换一下,从平面用线转成三维用线,从平面用墨转成立体用墨,有很多不同,就像画心中河山与画现实中的河山,不一样。


  传统是中国的历史,是文化宝库,谁都可以去里面取;传统会慷慨的打开胸怀,你尽情的学就是了。如果举例的话,传统就是古琴,学古琴谱,而写实则是钢琴,学五线谱。



史国良 《选种图》 1996年



史国良 《喂马图》 1999年


  雅昌艺术网:那谈谈您最为熟悉的也是您所从事的写实人物画吧?


  史国良:写实人物画的发展其实也是存在一些问题的。首先写实人物画是中西结合,以造型为主、传统为辅的绘画体系,但是在早期并没有形成系统的理论研究,一直沿用的还是传统理论,解放以后就叫作写意画,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就是建国之后,技术上有一个转换。最早徐悲鸿所利用的是欧洲古典用线,也就是从平面用线转成三维用线,三点透视转成焦点透视;但是建国之后要全面学习苏联,光影素描就引进来了,光影素描这时候才真正在中国落地,但是引进的仅仅是一套技术方法,其中的精华并没有引进来,这种精华包括三个要素——结构、解剖、透视,在画素描之前应该对要画的物体进行研究透彻,再决定用什么方法画,用光影来表现它,才是完整的素描,但我们只是引进了方法,这三要素并没有引进,所以中国的光影素描对中国画其实是帮倒忙的,所以苏联说我们把伟大的俄罗斯素描给歪曲了。


  蒋兆和的主要影响是光影素描,我们现在所说的徐蒋系统就是传统加上光影素描,就是蹭得脸灰灰的这样一个样式。其实你看成功的人物画前辈包括周思聪、卢沉、黄胄、方增先等艺术家都是直接学的徐悲鸿的系统,黄胄学的门采尔,门采尔学的荷尔拜因,周思聪学的是菲逊,菲逊学的是荷尔拜因;方增先学伯里曼,伯里曼也是从西方体系过来的,所以我们这一拨学生达不到这种程度,没有对造型理解到一定程度,往往是对这个系统一知半解,功夫没有达到一定程度就容易接受误导,真正造型好的艺术家都是徐悲鸿这条线索上的,把西方的用线、焦点透视跟中国笔墨结合,这是一条比较好的路,结合好的画法再进入到生活中,就是画自己的感受。


  第三,人物画被政治利用。从建国初期开始,写实人物画就成为最有力的政治利用武器,艺术家们画了很多经典红色题材人物画,但是如果抛弃了红色之后,这个体系基本上就很单薄了;但从人物画发展层面来说,这个体系的成熟恰恰是在文革的时候,那时候并没有推出去,在国际上没有影响,似乎凡是带有红色意识形态的东西都被外国所排斥,但是中国尤其在艺术创作上热衷于这种方式,直到现在依然如此,很容易就热衷于某些题材,在目前已经形成了一种僵化的创作模式和惯性。


  第四,当代艺术对写实绘画全盘否定,认为写实绘画退出了历史舞台,认为写实绘画落后、过时了,如今的绘画都是照相机、喷绘、电脑制作,或者完全仅凭观念,更甚者则是连观念都不要了,纯粹是以博人眼球为目的,但是年轻人对这些东西特别好奇也就很容易被吸引,所以这一板块在当下的影响力也很大。可能相对来讲,画写实太辛苦了,没有十几二十年的功夫很难见眉目,这与此也相关。



史国良 《丰收图》 2002年


(新闻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